忍者ブログ

落ち葉が飛ぶ

相思斷天涯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相思斷天涯



如果在天涯的盡頭你依舊單身,是否選擇娶我?

如果彼此的姻緣只屬於曾經擁有,是否選擇愛我?

如果有一天我會消失在你的世界裏,是否選擇繼續? “喂,寶貝。有沒有想我呀?”

又是有陽光的一天,小拾懶懶的打了一條濫情的短信發給了那個遠在家鄉的她。

她,顏小念。

從小兩人青梅竹馬,雙方父母更是生意上的合作夥伴。天時、地利、人和,恰巧促就了兩人的姻緣。

也許,故事在這裏可以宣告已經結束。但是,上帝總是那麼願意和戀人開玩笑的,以至於給人一種莫名的期待,或喜,或悲。

這一年的夏天來的很快,也許是小拾的思念感動了時光。

這一年的暑假讓小拾格外的興奮,也許是第一次在陌生的城市獲得和在家鄉一樣的自由。還沒來的急享受這個城市夏日的清涼,小拾便急切的登上了回家的火車。可能想家了畢竟在外已經一年了,但是更想的卻是家鄉的她。

此時的顏小念在梳粧檯上打扮著,她想給他一個不一樣的自己。也許是驚喜也許是意外,總之那種思念而渴望的心情是外人無法感受的。

隨著一聲鳴笛,火車緩緩的進站。在車站人海中,小拾不時的搜尋熟悉的面孔,哪怕是簡單的回眸,哪怕是恍惚的背影,一無所獲。

“她是知道的,為什麼不來接我?”

小拾的額前掠過一絲失望,此時熟悉的城市在今天是如此的陌生。

“也許,她有事耽擱了,可是是什麼事比見我更重要呢?”

小拾在心裏自問自答著,始終想不出理由來搪塞自己。

“對不起,你撥打的電話已關機。”

又播了一遍,電話中還是那句溫馨卻讓人心寒的提示語。

一氣之下,小拾便回了家。當他開門時家裏的空蕩,讓小拾有種不祥的預感。小拾爸在吸煙,煙灰缸裏塞滿了煙頭。曾幾何時烏黑的頭髮,白了半邊天。小拾媽在收拾碗筷,是該吃午飯的時間啦。飯間在父母的聊天中才得知家裏的變化是生意上的不景氣,然而卻不知小拾爸公司是在和顏小念父親的生意競爭中宣告破產的,從此兩家畫了界限牙醫

知道這一切的小拾冷靜了下來,心頭的興奮早已被這些突如其來的意外澆的不成樣子。現在小拾只想見顏小念一面,因為他想知道兩人的愛還能不能繼續。

顏小念被父母鎖在了家裏,手機也早己沒收。

分開一年的暑假,就在這樣的分離中悄然逝去。父母為了不與顏家有任何來往,斷然的送小拾去了國外。在小拾去國外的那一天,他朝顏小念家的方向默默地望了整個下午。也許他在想顏小念能突然出現在眼前,那樣的小拾就可以不順從跑去國外而是和她私奔到天涯海角reenex 膠原自生

離開有她的城市時是那個次日的下午,當小拾轉身背對父母進站時一抹陽光打碎了他眼角未滑落的淚珠。也許在轉身之前他還在想顏小念能突然出現,或一起離開,或一起回去,那時候小拾相信這是一種解脫。然而他卻帶著一種冥想逃走了,也許直至生命的盡頭也無法遺忘。

相思斷天涯,一人守一方。一杯咖啡是苦是鹹,總有品不完的情。一首綿曲是傷是憂,總有聽不下的愛鋁窗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